临沂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轮回武典 第三百二十九章 见谁灭谁,吓哭小孩!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0:20 编辑:笔名

轮回武典 第三百二十九章 见谁灭谁,吓哭小孩!

萧战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这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将璃兮抢到手,在将所有事情考虑清楚之后,他一身轻松。萧战不想再去管诸神联盟跟战元煌的事情,他们妖王就让他们去玩好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更多的人才收归既有,不管是直接带回后世,还是让他们一直活下去,绢大限度将那些潜力者带走就是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

当然了,萧战的这种态度并不是针对玄土,如今的玄土已经上升到非常高的高度,或许作为核心的它被隐藏起来了,但是自身该有的还是会有。

萧战回到了玄门,如今的玄土扩大了将近一倍有余,作为原先统治玄土的玄门占领的地盘达不到一半,随着两个大世界的融合,让整个天地的法规增强,现如今的玄土因而诞生了很多的顶级强者。

强者越多,是非也就越多,好在原先遮天大世界的势力都知道玄门的特殊性,虽然妒忌他们,但真正敢将妒忌转化为仇恨的少之又少。

璃兮跟着萧战来到玄土,感受到这里天地法规的强横,她的眼中不由闪过吃惊之色。玄土的级别真的非常可怕,就算是至神者在这里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动用自己的力量,根本不用担心自身的力量会将整个世界崩裂。

自从被萧战霸道的俘虏之后,璃兮就变得老实多了,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对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所以虽然她后来,但是远比神汐更加的讨人欢喜。

璃兮俨然一副萧战女人的架势,她显得非常自然,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这脸皮绝不是一般的厚。

对于璃兮的举动,萧战身边的女人都含笑看着,她们可不觉得这女人能够将他迷得团团转,要说唯一有意见的或许就是神汐,她的心中始终会有一种明明是后来者,现在居然骑到她头上拉屎拉尿,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神汐知道这种心态很不好,不管萧战跟璃兮怎样,她都应当坦然面对才是,像这样斤斤计较可不是一个不希望跟萧战过多亲密接触的人该有的心态。

“前辈!”

踏足玄土,第一个出现在萧战身边的就是龙思玲,这妞刑如花,心情非常的灿烂。萧战才刚刚进入玄土,龙思玲这么快能够找来不用说肯定是分身泄露了他的行踪,他笑道:“思玲的心情似乎很好啊,难道最近有什么大喜事不成?”

龙思玲刑如花道:“哪有什么喜事,我也就看到前辈开心而已。”

美人儿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看着萧战,那眼中的情意化作害羞的光芒,。似乎恨不得将他灼伤。

萧战心中一荡,龙思玲是很漂亮的,或许在璃兮这样的绝代妖娆面前没什么优势,可她的美丽还是显得格外绚丽。萧战感觉龙思玲的美充满一种纯净,能够洗涤人心,让他一颗戈的心安静下来,如果能够跟她归隐山林或许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疡,到时她相夫教子,而自己过着闲云野鹤的一般的生活,这实在是一种享受。

当然了,以上观点这不过是萧战的感触罢了,他现在虽然很悠闲,但是其实内心还是异常紧迫的。

萧战很清楚龙思玲的心思,不过他并未调戏她,而是笑道:“这次回来就是看一看,不久后我会离开,至于去哪也不是很清楚,总之走遍整个神宇,然后去外神宇,如果能够碰到熟人最好不过了。”

“前辈要走?”

龙思玲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她就害羞起来,萧战要走了,现在特意来这里,难道就是想要跟她说?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龙思玲想不害羞跟激动都难,如果是,这表明前辈对她还是很有意思的,要不然在自己要离开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要跟自己告别。

“前辈,我正好要出去历练,不知道能否跟着你?”

龙思玲的大胆的看着萧战

轮回武典  第三百二十九章 见谁灭谁,吓哭小孩!

,不过她一颗心跳得很快,根本瞒不住。

萧战哑然道:“如果你要跟着当然可以。”

“太好了!”

龙思玲一脸的激动,能够跟萧战一同去历练,这让她的心在放飞,一下子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姐,这人谁啊?”

就在龙思玲沉浸在独自的幸福中时,一道甜美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那一瞬间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时,这道声音的主人已到了她身边。

龙思雨!

萧战一眼就认出来了,虽然后世这女人肯定是重生过,但是她的大致容貌还是没有多少变化。龙思雨长得很想龙思玲,这或许就是姐妹的缘故吧,不过两人的性格看上去完全不同,同样萧战对这丫头也没有任何的兴趣,或许这是因为后世那个龙思雨老爱唠叨,让他很是心烦的缘故。

龙思玲听到妹妹的询问,脸一红道:“思雨,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前辈,你还不快来见过前辈。”

龙思雨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萧战,她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他就是前辈?不对吧,作为战争神族的第一高手,不应当生得非常威武嘛,怎么看上去这么帅,这样的前辈真的可以战无不胜?”

颜值跟实列什么关系?

萧战闻言很是无语,他对于龙思雨的颜值论真的无话可说。

龙思玲瞪眼道:“胡说八道,长得帅的人就不能厉害嘛,你听谁说过?”

龙思雨瘪嘴道:“前辈一点都不凶嘛,我还以为作为神宇第一高手,一定上的非常凶残,见谁灭谁,能将孝子吓哭了。”

萧战闻言一脸的黑线,这丫头真是越说越过分,难怪后世自己对她不怎么感冒,敢情他在遥远的过去就是如此不可爱。

龙思玲很是恼火,怪自己妹妹瞎说话,要是前辈生气了怎么办,她心下一恼,闪电间一手排龙思雨的耳朵,用列啦,恼道:“胡说八道,前辈的强大岂能跟那些凡夫俗子相提并论。”

因为恼火,龙思玲下手可不轻

徐州治疗早泄方法
徐州治疗早泄费用
徐州治疗早泄医院
忻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忻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